省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到我校大学城校区走访调研

    与专家围绕“教育信息化发展”“量子科技产业应用”座谈交流

      华师校长的一堂思政课

      零距离接触,这样的思政课你上过吗?

        习近平总书记对广东工作作出重要批示

        省委昨日发出通知,要求各地各部门认真学习宣传贯彻

          广播 |华师广播人声路历程之DJ罗武

          教育信息技术学院06级校友罗武目前就职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。

          那时,华师正年少


          2016-03-15 09:55:36
          1203 次浏览

          分享

          每天在宽敞明亮的一课上课,在饭堂吃着可口的菜,有没有觉得很幸福呢?60多年前的他们可是在草棚上课呢!想知道60多年前的他们,我们的大师兄,大师姐们,在草棚里的大学生活吗?那就跟着小晚探个究竟吧!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草棚里的课室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(原来, 这就是传说中的“草棚课室”。上课还可以挖出地瓜呢!)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50 年代,提起华南师院,人们印象最深的始终是用草棚搭成的“草棚课室”。在建校的时候,这里都是农民的农田,考虑到教学用地,学校只是派人往泥地上撒上一层沙土。这样,一个简单的草棚课室就成了50 年代学生的学习天地。

          在“草棚课室”还发生过一件趣事。当年,中文系学生管林赤脚上课,他上课时一边听着老师讲课,一边用自己的脚丫拨弄着地下的泥土,结果把地里的番薯给挖了出来。顿时,课室哄堂大笑。有学生还特别写了一首诗记录了当时的场景:“刈草平泥搭课堂,土中残薯尚留藏。谁人脚趾皮肤痒,跷起地瓜甜又香。”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(60年前的第一课室大楼)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(60年后的一课,不再是“草棚课室”了。虽然上课不能挖出地瓜来,但是在课堂也能得到很多快乐!)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边学习边劳动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(大师兄们,可谓入得到大学课室,出得到田地耕作。)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1953 年6 月底,毛泽东提出“要使青年身体好、学习好、工作好”。同年,师院建立了健康教育委员会,加强了体育工作,使绝大多数学生参加了课外的经常性体育锻炼。在这个基础上,学院于1954 年实行了“准备劳动与卫国”体育制度。每天早晨6 点多,学校的喇叭响起,学生全部起床,绕着足球场,即今天的文化广场跑步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(如今漂亮的文化广场)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(60年后,仍有不少退休教职工在原来的足球场,即现在的文化广场锻炼身体呢!)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除了体育锻炼外,学生和老师都要参与校园建设,和泥、造砖、搬运、种树,在全校师生的努力下,学校的校门往外延伸,终于建起了一个规范的校门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(旧时的华师校门)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(现在华师石牌校区的大门)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草棚里的大礼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50 年代,草棚大礼堂的用途很多,听报告、讲课,当然还充当了一个重要的功能——饭堂。用四个架子加起来,上面放上一块木板,一张木桌子就这样拼起来了。

          俄语系学生朱桂芳回忆道“工人把一大木桶的饭和三个菜放在桌上后,就会敲钟让我们进去吃饭。”那时,一张桌子坐8 个人,有菜有肉,全师院近千人都坐在里面饭。“有时候,一遇到雨天,饭菜里面都有水。但是我们都很饿,也能吃下去。”地理系学生吴郁文提道。吃完饭后,大家还会摸摸彼此的肚子,互相笑着问饱了没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(在草棚大礼堂进行的一年级学生当兵动员大会)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鱼塘上的“空中楼阁”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(大师兄们好认真地在学习啊!这是宿舍吗,不是图书馆吗?没错,这就是学生宿舍!)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鱼塘上的“空中楼阁”是做什么用的呢?原来它是厕所。宿舍里没有厕所吗?别急,小晚告诉你!那时的学生宿舍是一些平房。课室一般大小的宿舍里放着十几个高低床,近30 个学生住在一块。当时的宿舍只有冲凉房,全校学生上厕所只能到戏称的“空中楼阁”。木板架在鱼塘上面,同样是草棚屋顶,木板底下就是学校平时养的鱼。吴郁文对离宿舍几百米远的厕所记忆犹新。“一旦晚上遇到刮风下雨的情况,上个厕所真的很困难!”吴郁文笑着回忆,“当年的磨炼真大!”

          为什么他们在宿舍也能那么认真地学习呢?物理系学生龙启钧回忆说,“那时候学院的纪律很严格,在早读、自修和晚修时间,在宿舍不能讲话,大家都是很自觉的,如果有人讲话影响到别人,其他人就会反对。”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(一起学习的华师学子们)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(60年后的宿舍,变了的是装修,不变的是在宿舍也认真学习的范儿。图为星河楼的321宿舍,4名女生是同班同学,在2014学年评优中,她们一举拿下了学院五个一等奖学金中的四个名额。学霸是怎样炼成?从宿舍炼成的!)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草棚里的娱乐生活

          学校的露天电影院是学生娱乐休闲的场所。每周六晚上七八点,播放电影的时间一到,学生就会自己搬着凳子坐在广场上,看一些印度、苏联以及国内的电影。一般大家都围成圈坐,因为幕布的反面也可以看电影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(这里人头攒攒,不用说,电影肯定很吸引人啦!)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看完电影,是“交际舞会”时间。在学校仅有的几间水泥房里,学生把桌子和椅子搬到一边,便可以跳舞。作为学生会文娱部长,朱桂芳是里面最活跃的一员。大家跳的舞种很多,有交谊舞、有秧歌,甚至还有自创的。在那个封闭的时代,男生和女生跳舞还是比较尴尬的。“当时我们都很文明,男女跳舞之间有一定的间隔。”朱桂芳边跳着舞步边回忆当年的场景。作为俄语系的学生,由于时常要和苏联交流,跳舞也成为她们必不可少的功课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(除了看电影,平时大师兄大师姐们也会载歌载舞哦。原来,60年前的他们也是文艺青年啊)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爱跳舞的她,拥有的第一条花裙子,是在国庆10周年的时候。那时,全市的学校都要到越秀山开庆祝国庆10 周年的会议。作为女生中的领队,朱桂芳被要求穿一条连衣裙,俄文又称“布拉吉”。为此,学校领导专程带着她到上下九买了一条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(八十年代的图书馆)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(现在的大学城图书馆)

          本文摘自《木铎金声——华南师范大学八十年》一书

          作者/通讯员:李颖涛 苏碧莹 | 来源:新闻中心 | 编辑:郑宇云